呓语,或旷野的一次流浪

2022年第1期

【字体:


  沿着漫长的乌拉山边缘,我到那个地方去。

  乌拉山是我家乡很不著名的一座山,山上几乎寸草不生,山中几乎无树,像一位历尽沧桑的老者,袒露着光秃秃的脑袋和身躯,即便是夏天或者秋天,呈现的还是冬天的色调。我要去的那个地方,更像一个传说,它的真实性被很多人质疑。途中,我搭乘一辆运送草料的卡车,脚不沾地走了一段路。在遥远的大西北,这算不上什么机遇。但凡出远门,相逢都是客。一个陌生人孤零零地走在路边,卡车司机看见了,总要捎上一程的。乌拉山的边缘,有一条简易公路,铺着一层碎石砾,时间长了就变成搓板,卡车跑在上面颠簸得很厉害,人坐在车上像坐进摇篮,遗憾的是摆动的幅度太大,能把胃里的积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散文海外版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2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ICP备10216796号-6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